Posted by: makkf | October 24, 2008

妖言惑眾的歪理

陳方安生及部份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,對於黃毓民議員在立法會向主席台「擲蕉」一事作出強烈的譴責,謂此「教壞細路」及嘩眾取寵,我實在感到痛心。

接收媒體訊息的受眾,從來不是不問情由地單向接受的,他們會作出分析、判斷、討論。黃毓民於議會「擲蕉」,是否真的會教壞細路﹖每日,我們的媒體上都充斥各種「不良」資訊,新聞報導戰爭、罪案等訊息;劇集、綜合節目的爾虞我詐、不摘手段、色情等情節;互聯網的五光十色的資訊等等。難道我們又會相信,受眾會照單全收,將上述的行為搬字過紙,複製到個人身上﹖受眾會過濾、分析、判斷這些畫面及行為,然後才會接收,作出回應。這是簡單的學術常識,「教壞細路」之說,是妖言惑眾。

只有崇拜權威的右翼保守人士,才會視「不良」資訊為罪大惡極,要禁之而後快。所有的「有害」訊息,都是應該被譴責、被過濾,以免「教壞細路」。試想想這個是什麼社會,我們不會再有關於是戰爭、罪行的新聞,我們的電視劇集要政治正確好人好報,我們的互聯網供應商會封鎖一系列的網站。以保護為名,監控為實,這些正是我們的政府目前進行的工作——《淫審條例》修訂的諮詢,就是要為「網絡廿三條」試水溫。

如果我們尊重個人主體,相信個人有獨立的判斷力的話,那麼我們是絕不會害怕「教壞細路」的事情的。作為家長或成年人,我們可以與年青人及「細路」討論,共同學習處理這些「不良」資訊的方法,這不應是更正面、更合理、更有效的方法﹖

黃毓民作為民選的議員,絕對會為自己「擲蕉」的行為負責,選民在四年後,自會作出決定。而「議會抗爭」這種模式是否在一潭死水的政局中更加重要﹖究竟曾蔭權拒絕增加生果金至一千元的行為,還是黃毓民「擲蕉」的行為更加令人震驚﹖人在憤怒的時候,「擲蕉」是否真的不可接受﹖這些全都是電視機的受眾及社會人士可供討論的問題。

可是我們的泛民主派「盟友」,寧願襲用「教壞細路」、「成為香港人未準備好民主普選的藉口」等歪理攻擊黃毓民。說穿了,其實就是不願承認過去二十年民主派「冷氣房議政」的路線錯誤,不願他們高高在上的尊貴面孔被揭穿。某些曾為香港專權政治服務的高官,忽然民主,在此事上明顯別有用心,路人皆見。

刊於今日《明報》
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Categorie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